我们为什么焦虑
发布人:艺文志   来源:熬吧官网   日期:2011-7-26   点击率:

我们为什么焦虑 

 
|覃里雯(专栏作家,媒体人)
 
 
如果我们相信生物学家和心理学家的话,焦虑并不都是坏事,一定程度的焦虑,是促使文明进步的动因。但我们今天的焦虑却远远超过了那个程度,日常生活里充斥着轻微的精神疾病,以至于人们决定它们不再值得一提。引发这些疾病的焦虑,如同细小无声的杀戮,将我们的内心变成了一个战场。如果我们不知道如何理解并驾驭它,在这个战场上没有胜利可言,每一次战争的结束都使我们虚弱一分。在焦虑的白蚁咬塌精神之柱之前,大多数人会觉得,富士康跳楼的年轻人、屠杀幼儿园的中年下岗工人、或者上海长宁区那个将幼年儿子抛下阳台的高学历年轻妈妈,是完全不可理喻的。但事实上,他们的内心可能距离这些人不遥远。
 
日常的大多数挣扎都在沉默中进行,不仅因为焦虑是如此普遍,以至于能够稳定提供精神支持的人越来越少,能耐心倾听者更少,更因为焦虑的真实原因已经成了禁忌:由于肆虐的成功崇拜,失败者羞于承认失败;由于虚伪泛滥,性压抑者和性放纵者都承受着彼此的强大蔑视,又由愧而生暗恨;由于公权力被滥用和垄断,寻求正当公民权利的人常常无法真正发出声音;由于权力借助现代科技随心所欲地控制和孤立个人,每一个人都有深深的无力感,哪怕是权力体系之内的人,但他们却常常不能说出这种无力感,无论是因为恐惧、自责、厌倦或是逃避;由于城市夺走了越来越多的乡村资源,半个中国的人口不得不忍受城市冷漠的入侵,并逐步成为其中无人关注的边缘人……当人们的潜能受到不公的压抑,当“善”不能成为社会共识,当合理的多样化选择被强制剥夺,内心的宁静就难以到来。
 
我们生活在一个奇怪的单调社会里——它出于历史习惯和近代权力架构的基础理念,一直强烈地追求着某个单一、唯一、完美的标准,却又并不清楚这个标准到底是什么,而且,它的双足事实上是在向着本能中最强烈、也最黑暗的深渊狂奔。为这个被不断宣传、却素未谋面的“完美”标准,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对自身“不完美”的深切而持续的谴责——一个信仰单一标准的社会,不会信仰宽容,它只负责将人们一批批地送上“完美社会”的祭坛。
 
在不同的社会之中,焦虑产生的原因不同。表面上看,今日中国年轻人的焦虑似乎与美国青年的焦虑颇为相似,似乎都是因为财富、性/爱情和人际关系。但中国青年所承受的压抑,却是一个美国青年所远远不能想象的,因为后者享有的独立思考和发言空间,可以使他们明确发展强大的自由意志,即便是在相对野蛮的20世纪早期工业化、城市化的时代。
 
幸运的是,自由意志自有其神奇之处,无论焦虑产生的原因多样而强大,它都有可能存活下来,并且强大。我们在过去相似的时代里一再看到过这样的例子:萨哈罗夫、哈维尔、霍金、胡适……名单可以继续开下去,我们时代也必然有自己的名字,只是多数人尚未得知。了解自身焦虑的原因,并不能帮助人们走出焦虑。学习在恶劣的环境下发展自由意志,才是最紧要的。

 

2011年7月《艺文志》(总第21期)话题:我们为什么焦虑


评论: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返回首页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1-2020 熬吧·文化理想国 湘ICP备 11004835号
长沙网站建设-格赛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