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
发布人:艺文志   来源:熬吧官网   日期:2011-4-25   点击率:

 祖父

|十七

 

祖父有个习惯。身体稍微有不适,便会在家里哀怨,并露出重病的憔悴。起先,家里人每每还会去检查,可后来查出来不是感冒就是肠胃不适等疾病,于是家人便习以为常了。去年清明前后,祖父又呼天抢地起来。家人不由分说地责备了一番,祖父嚅嚅一阵便不再言及此事了。

接着,祖父的言语也少了。反之躺在床上,因为疼痛而整夜整夜的呻吟不止。祖母觉察出了事情的严重。和父亲以及叔叔商量之后,把祖父送到了人民医院。祖父查出了食道癌晚期。这无疑是一个不曾预想的消息,责备已然无用,亲人隐着一份深重的哀痛,一致用善意的谎言欺骗着祖父。

祖父的肿瘤几乎填满了食道。每天都想吃点什么,但大多难以下咽。有天,从房外飘来腊肉的香味,祖父要求回家去,他想吃点腊肉了。父亲和叔叔虽然知道再住也无益,但想想住在医院至少能减少祖父病痛时的痛楚,便坚持了一番。可一向性情温和的祖父这次态度坚决,非常严厉。其实,家人都明白,祖父心疼钱了。

回家还是遂愿做了腊肉,可祖父怎么也吃不下了。撕碎了不行,伴着稀饭也不行,伴着热茶也不行。祖父像个孩子,一脸惆怅,自言自语着:这腊肉吃起来就是没有闻起来的味道了。祖母把这些看在眼里,在一旁偷偷擦拭着自己的泪水。当一个和自己一辈子都在拌嘴的人生命已经奄奄一息,祖母内心深藏着捉摸不透的感情。

后来,祖父就什么也吃不下了,连止痛药都要碾碎了吃,稍有不适都要反胃吐出来。祖母不得法,找人问了一些土办法,熬了一些木瓜汤,提供着祖父生命最后的营养供给。祖母甚至跑去问村里的阳间无常,问问什么时候牛头马面来抓人。村里人都说他在阴间帮牛头马面开车,知道些阴阳两界的小道消息。

等我回家的时候,祖父已经病危,该来看祖父的人都带着点吃食来看望过祖父了。家里堆满了点心,可祖父什么也吃不下。我们围着火炉,祖父说他病好了就去钓鱼,并告诉我买了新的鱼竿,还示意要我去看看。晚饭时,由于祖父不吃饭,大家也就没有就着餐桌,全端着饭碗围着火炉坐下。此间,大家谈到堂妹即将结婚,就一起问及我的感情问题。我搪塞了一阵,祖父便感叹起来,还不早点结婚,我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喝到你的茶了。为了宽祖父的心,我底气不足的应着,爷爷,别说这样的话了,现在生活刚刚变好,您还能活很多年了。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大家默默不语。但每个人的心一定是想着一处的。

没过多久,我接到祖父的电话。这才让我想起,这是第一次和祖父通电话,当然也是最后一次。我们在电话里互相关心了一阵,在临近挂电话的空当,祖父再次强调了我的结婚问题。除此之外,我听出的,全是祖父声音中传达的疼痛。几天后,母亲就在电话里给我传达了祖父的噩耗。虽说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还是有不小的震撼。

当我回家时,家里已经张罗开一切。爷爷合目躺着。亲人再也看不见,哭声再也听不到了。堂妹打来电话,哭声连连,非要看爷爷一眼,正在赶回来的路上。问过主事道士,明天还有一个合棺的吉时,于是道场便多做了一天。

奶奶时不时哭上一阵,最终泪水干了,傻傻地坐在一边。我闲暇时唤一声,奶奶只是喏喏地蠕动着嘴,饭也不曾进食一顿,硬朗的身骨陡然消失殆尽。父亲和叔叔轮流端着油灯在道场里走场,母亲和婶婶,以及二爷爷、幺爷爷在前坪招呼着前来吊唁的客人。

祖父曾是村里有名的厨师,这种红白酒席也大多出自他的手艺。我小时候就时常跟着祖父,在他所在的厨房里端一碗好吃的在一旁狼吞虎咽。现如今,桌上摆着更多的美味,我却连一口也不能吃下,我知道,我跟着祖父淘气的机会杳然无存了。

按照当地风俗,出殡前夜子女需要守夜。我知道我再也不能为祖父做些什么。我整个晚上傻傻地坐在棺木旁边,守护着祖父的遗体,不让奸邪动物来撕咬祖父。后夜,主事道士说

祖父和家里人八字相冲,需要宰杀一只啼叫公鸡破血,不然家里近日又有丧事临门。虽然是些迷信之事,但我深深地相信。我除了坐着,又能够做更多一点了。为了寻找一只躲藏起来的大公鸡,我拿着手电、穿着雨靴拨弄着家乡的每一根草木。

为了等堂妹看祖父最后一眼,出殡时间便晚了一天。为了赶上吉时,于是有些事情就选择了同时进行。当所有亲人洒着白花一路护送祖父的灵柩上山的时候,我为了给祖父烧花匠裱糊的房子,以及一些汽车、钱财等物什,没能同行。我只是隐约看着送葬的队伍在乡间小路走了老远,鞭炮声也响了老远。而我身旁暖烘烘的火堆,则为远去的祖父寄送着在另一个世界所需的钱财。

在第二天赶车的清晨,憔悴的父亲为我指了指不远处的土坡。我知道,我亲爱的祖父无论严寒酷暑便永远躺在那里了。


评论: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上一篇: 艾国柱
下一篇: 藏刀
返回首页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1-2020 熬吧·文化理想国 湘ICP备 11004835号
长沙网站建设-格赛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