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已经没有森林
发布人:艺文志   来源:熬吧官网   日期:2011-4-26   点击率:

 

|内陆飞鱼

 

    电影版的《挪威的森林》完全是用来快进观看的,气质倒错,不得要领,人物、故事、表现、叙述方式连一点原著的骨血都没沾上,导演、演员的文学素养不够,没有一丝想象力,或者说胸中无竹,底蕴不足,形成电影就出来了一个假模假样的怪胎,难怪去年威尼斯电影节首映,评价就不高,去年底日本上映同样遭遇滑铁炉。

  影片最大的问题是导演缺乏改编的取舍能力,原著里青年人在喧闹年代里用身体和行动求证人生与爱情存在的可能性,独自横渡漫长时间里的百无聊赖,在虚无的路上灵魂孤寂苍茫无可依附,只能自虐一样挥霍青春的情绪。这些全然丢失,“神似”上已经丢掉了原著的味道。直子生日,精神病院生活,渡边的孤独,在绿子家的时光,玲子弹琴歌唱然后性爱,这些细节的营造几乎是零分。

  其次是选角上偶像派帅哥松山健一,“大饼脸”菊地凛子,长得很环保的水原希子,都和小说的人物原形对不上号,这群”80后“演员文化素养不够,对小说中人物和故事缺乏基本的体验了解,像个养眼的衣架子,只负责走台,不负责演技和心理展示。特别是菊地凛子演出的直子,没抓住直子敏感忧郁清显的性格,长相上不够纤细和神经质,完全和演绿子的水原希子调换。

  如果导演和演员们能有一些耐心去多看看大岛渚、吉田喜重、筱田正浩、若松孝二这些新浪潮导演同时期的片子,读小说,看史料,走访尚在世的老一辈演员,了解六七十年代日本的文化氛围,青年时尚,政治风潮,可能电影会更好些,然后,导演和演员都在以一知半解糊弄人的样子在拍这个片子。功夫不到家,就去打架,只能是被打的料,面都不会和就开始做包子,丢出去肯定是狗也不理。

  看片前,我想这片再烂,青春味拍不出来,好歹要拍成一个爱情片,结果,完全真是小清新偶像剧的做派,所谓森林,就是去森林里逛一逛,死一死,从夏天走到冬天,就可以了,难我真要郁闷绝倒。按照正常思维以及同类文艺片的表现形式,男女主角要按照小说中的描写,发挥身体激情,展现嬉皮士生活一样的绚烂性爱,可是演员对情欲的处理,半遮半掩全无自信,连做爱都像假装的,还指望里面谈恋爱是真的?

  小说里,主人公游走于漫长的时间,走不出的情爱迷宫,性爱是一种解放和反抗方式,而且菊地凛子在导演阿加多·冈萨雷斯·伊纳里多夺得戛纳大奖的《巴别塔》里已经有过展示身体的经验,到这里却退缩了。去和同样是小说改编的《失乐园》相比,役所广司叔叔、黑木瞳阿姨一把年纪了还敢坦坦荡荡地暴露身体,两两比较高下立判。

  陈英雄的江郎才尽,在于他已不再年轻,怎么想象都想象不出年轻时代和青春风采该是什么样子,更不知道日本那一代青年人的神采,摸不准小说中的那个年代该是什么气氛和味道。影片底色滥用那么多阴翠,阴翠的绿,那么多絮絮叨叨的旁白,试问,这是一个自信的导演,有想象力的导演干的事么?叫王家卫,侯孝贤,李安去拍《挪威的森林》估计更好。

  电影的美术指导是导演的夫人刘燕荷(随夫姓叫陈努安姬),为了还原主人公渡边所处的时代,花了一些功夫,在服饰、背景、道具还算过得去,但是她忽略了小说里的嬉皮士音乐背景铺陈,特别甲壳虫乐队的时代性,因此影片的怀旧味道不足以说服人。尽管影片请了电台司令的主音吉他手约翰尼·格林伍德担任制作人,音乐和电影还是出现了脱节,和过度的绿色一样不合小说气质。

  村上春树借着甲壳虫乐队的同名歌名命名小说,实际上是怀念日本嬉皮士青春时代,一代人的心底印记,甲壳虫的音乐到电影里却已经可有可无,变味在所难免。看了村上小说改编的电影短片《遇见百分百女孩》《奇袭面包店》都还是有味道和想法,长片《且听风吟》、《东尼泷谷》都还算合格,唯有新片《挪威的森林》是完全南辕北辙。  

  陈英雄这个越南导演,商业片搞不好(见去年的《伴雨行》),文艺片回不去,到此为止,已经是我心中的过去式。


评论: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返回首页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1-2020 熬吧·文化理想国 湘ICP备 11004835号
长沙网站建设-格赛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