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的琴》:黑暗中的舞者
发布人:艺文志   来源:熬吧官网   日期:2011-8-29   点击率:
《钢的琴》:黑暗中的舞者
 
|是俊
 
《钢的琴》剧照
 
《钢的琴》是一部有分寸的电影,不像一些社会问题片,站在民族与人类的角度,去审视社会并发出精英学者的指责和嘲弄;也不是絮叨家庭情感和事业拼搏的心灵鸡汤,灌得人垂眉顺目一心只想做良民。这是一部久违的具有中国本色的、清新脱俗的黑色电影,它黑得朴实又凝练,以至于在一再抑制的悲情中,观众会不自觉地陷入其瞬间奔涌的情感漩涡。
 
《钢的琴》讲的是一伙失意中年造钢琴的故事。推动这个主体事件的前因与该事件引发的后果,在观影时变得不再重要。当这个社会小团体的缩影投入到一场轰轰烈烈的劳动事业中时,影片以一种特立独行的骄傲和自豪,将一种带着梦想激情的色彩抽离出生活。表面上对前妻、女儿、现女友和弟兄的感情线,钩织成影片的框架,内里精简又具备爆发力的核心,则是一场狂热的理想实现。当别无出路的陈桂林下定决心要造出这架钢琴,“造不出来我就去跳烟囱”的时候,这个近期目标的本身意义已经超出了它为之服务的抚养权争夺战。对于这群投身于工作中的“老男孩”,那个充斥着各种不幸的家庭世界,是被隔离在工厂铁门之外的、可以被暂时遗忘的现实。理想在炼钢炉中燃烧,每个人心中锁着的那一位舞者苏醒。
 
造钢琴和造导弹飞机不一样,这也是影片优异于乡村奋斗史的原因之一。它象征着高雅艺术符号的被解构,以及被边缘草根的重新定义。阳春白雪的乐器之王,在下里巴人粗糙的人生和扎实的手艺中,被拆解成一堆零部件+最基本功能。影片用一段简洁利落的蒙太奇,展现工人打造零件的娴熟与专注,直接让我联想起《在云端》开场的一组镜头。结尾隆重登场的钢琴,没有华丽的色泽和纯净的音质,却凝固了普通乐器无可比拟的踏实坚韧和生活苦涩。
 
片中最特别也最动人的感情,是陈桂林与一帮看似不靠谱的老友之间,那种在生活艰难与弟兄道义间的挣扎和决然。他们不愿意付出金钱,因为金钱极其有限,并可为自己和家人带来最便捷的物质供给。但是当涉及到各自能帮上忙的一技之长——这堆尘封已久却取之不尽的财富,这些平时偷摸拐骗、违法犯罪的底层市民,却开始闪耀起一种高尚的奉献精神和奋斗火花,共同奔赴一个似乎离谱又充满希望的目标。就像是从陈桂林那里借来了一个梦想。寒冬夜里的醉酒狂欢,追随着前苏联那极具情怀的悠扬旋律,带着专属于这一代人的记忆,摇摆了整个时代。
 
作为导演张猛的第二部小市民生活电影,《钢的琴》像是《耳朵大有福》的某种延续。同样是苦中作乐的黑色幽默,同样是漂泊渺茫的前途未卜,但《钢的琴》却给之前禁闭的绝望开了一扇天窗。从这窗里投下来的光束,包裹起陈桂林沉醉的手风琴演奏,将一段美好的新感情和新人生照进他的生活。
 
影片中我最喜欢的两句台词,一是季哥临别时交代给陈桂林的最后一句:“我的活儿完了。”一是陈拉着淑娴的手,说“我要是离婚了,你就嫁给我吧”。这是两种美好的极致,它褪去了虚假的承诺的矫饰,用行动说话,用最诚恳的态度讲述生活。王千源和秦海璐的表演很棒,在毫不起眼的外形束缚下真正有内心的美透出来。这个团体身上有我们或我们熟知的人物的影子。归根结底,我们都有梦想,我们又都要生活。

评论: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返回首页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1-2020 熬吧·文化理想国 湘ICP备 11004835号
长沙网站建设-格赛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