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丑,可是我很美
发布人:艺文志   来源:熬吧官网   日期:2011-12-2   点击率:

专栏|黑色会

我很丑,可是我很美

 

|黑子(书评人)

 

 

 

美,这个字似乎与我搭不上边,所以看到蒋勋演讲录《美,看不见的竞争力》时,我显得战战兢兢。恩师贵仁群和我同游桃花源,我赞叹桃花下的姑娘美,赞叹给姑娘拍照的帅哥美,赞叹相机里收入的景物人物美,却在道观里看到属于自己的伏虎罗汉时,感叹了一句:“唉,这罗汉和我一样丑。”贵师回了一句:“男儿无丑相。”可这句话在生活中并不适用,野蛮生长近30年,见的都是美女配帅哥,却不曾有我这样的奇货被人刮目。我还是相信蒋勋话语的背面:丑,不管看得见看不见都没有竞争力。

当然,蒋勋所讲的,是美学,生活的美学和创意的美学,而非我这种恶俗之人眼中的美丑概念。所以在《美,看不见的竞争力》一文中,蒋勋说“美并不是‘多’,美是你懂得选择。”通常我们对美缺少判断力和选择力,而大多数人关心的是美的表层,也就是王朔说的“看上去很美”,仅仅是看上去而已。在阅读第一篇的时候,我也在同步思考着,美跟竞争力有关系吗?我承认我买不起一副名画,我也承认想听一场歌剧还得摸摸口袋,但这并不影响我对美的追逐。因为,“美是看不见的”。蒋勋所言的美,更多的是一种创造,是一种信仰,是一种秩序,而非尘世那种浮华;美潜伏在生命中,美没有功利没有目的,美等待着被发现,但更多的美等待着被创造。

并非艺术独有的美,并非带着功利的美,就这样埋藏在你我身体里。之所以说埋藏,就像我们常常唱的汪峰那首歌一样“埋藏在这春天里”或者“留在那时光里”。我们努力把自己变得不美,变得没有信仰和具备狂暴的攻击性,常常我们将他人伤害得鲜血淋漓还以为这叫做“暴力美学”,实际上,从外表到灵魂都已经丑陋不堪。想想蒋勋所说的“把这个遗憾的部分变成一种生命里的圆满”,能有几个做到。我们常常不在乎自己是否舒畅,处在一种极端自我压迫的环境里,那个时候,我们感觉不到美的存在;我们常常不在乎自己是否真的需要,处在一种欲求不满的状态中,那个时候,我们感觉不到美的存在。这就是美的不可思议所在,它通常是需要去领悟,去把握“一个时代里好的脉搏”。

也许,我们先从把握生活里好的脉搏开始吧。《美的起源》一文里,便说到那些可能有美的时刻,早起的鸟鸣或许让人心浮气躁,或许让人感叹一天的美好;说话时的表情,或许令人嫌恶,或许使人被感染。想想我们常常使用“美”这个词是什么时候呢?花朵之美,景物之美,却很少谈及生活之美。日常的“美”总是从感官开始的,而从心灵出发的却很少。从花朵之美上我们领悟不到生命的坚强,正如我们从老人的皱纹白发上感受到的死亡和恐惧,但殊不知老人的皱纹和白发,那同样也是生命坚强之美。而退一步说,死亡有时候也是一种美,那与昙花一现不同,却是化作春泥的美。所以,“美是一种客观,也是一种主观”,但更多的时候,主观决定了客观。所以我们讲究“体味”和“摄入”,如果只是简单的走马观花,而不是将心灵融入自己所认为的美中,那永远不会有“美的感动”。

蒋勋说,对美的定义第一是做回自己,第二是他人不能取代你。我自问一下,也许平日里对自己的嫌恶,就在于我从未做回过我自己。关于做回自己,在《桃花源的塑造者——陶渊明》和《<桃花源记>和<归去来辞>》中也有表述,想到一朵桃花也是一个桃花源,心情便不由得愉悦起来。陶渊明所表述的境界,在于肉体的“我”和精神的“我”之间,陶渊明的形影对话,表现出对这个世界的爱和对这个世界的恨。因为有了两个我,也便有了两个世界,美的世界和丑的世界,如果单独这么说,再问如何选择世界,也许大多数人会选择美的世界。但现实中,我们只有影居于美的世界,而形常常堕落于丑的世界。于是有出世和入世之说,于是有了娜拉的出走和心灵的出走。

而于我而言,也有两个,一个想要摆脱现实困境的“我”和一个自足于现实的“我”,第一个我,看不到美,也看不到自己的美,仿佛他人随时都能取代自己;第二个我,看到肤浅的美,还是看不到自己的美,只想掠夺身边那些自以为是的东西。所以常常我失去了前行了动力和勇气,因为影无法摆脱,形孑然而立。总是感觉自己丑陋的我,是因为我的心灵无法美丽,更是因为我的心灵拒绝接受美丽,还是因为我的心灵无法创造美丽。而这些无法的事情,是因为我不够淡然,没有学会去平衡,出走后回不来。只好遥望着心灵故乡的那片云彩,黯然神伤。

 

[来源:《艺文志》第24期]


评论: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上一篇: 情梦疑云
下一篇: 被格式化的“大商人”
返回首页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1-2020 熬吧·文化理想国 湘ICP备 11004835号
长沙网站建设-格赛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