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把刀: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发布人:艺文志   来源:熬吧官网   日期:2012-3-11   点击率:

九把刀: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采访|东莫妮 + 蒋予婷

摄影|王大官人

 

 

 

【图:九把刀做客熬吧读书会,举行读者见面会】

 

 

十年前,刚刚创作出几部“不入流”小说的九把刀,带着几分机敏与痞气,在媒体面前生机勃勃地畅谈理想与人生,希望“终其一生能看到金庸的车尾灯”。谁知,第二天报纸上的标题,让他与世人都为之惊悚——《九把刀誓言干掉金庸》。

十年后的2月23日晚上,长沙熬吧文化主题会所,九把刀依旧机锋犀利,依旧痞气十足,依旧幼稚与自大。只是,当年那个籍籍无名的青年如今多了许多头衔,比如“金庸接班人”、“台湾七年来最畅销的作家,没有之一”等等。

他是台湾的一种独特文化现象:身上不具备匠气,大多时候说话不正经,小说高产但具备可读性的并不多,不时的出位举动让争议如影随行……

但从来没有哪位青年作家,能像他那样活得真实洒脱、倨傲不逊、汪洋恣肆。这归功于他的玩世心态,当然,更多的则要归功于他始终保持的真性情:被人夸奖时很臭屁,遇到美女时会说“你很正”,在演讲时可以“脱裤子”,说到母亲生病的那几年声音则会梗塞……

有人说,如果没有《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九把刀在香港与内地就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名气。但他的幸运,也恰恰是内地作家与导演习惯把宏大叙事当成创作使命,不屑于任何抒发个人小情绪的小制作时,他的这种小清新与重口味,反倒成为了一种标新立异与潮流。

是的,这个世界,人人都带着面具而活着,就连我们读过的青春回忆,无论伟人或普通人,统一都是冠冕堂皇的色调。唯有勇敢坦露自己故事的九把刀,让我们看到了不同。这个喜欢天马行空无所畏惧的人,因为初恋太痛,记忆太好,又不甘心只用回忆抵抗余生,于是为自己造了一架时光机,重演,定格,铁证如山。当然,事到如今,它已经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青春年华,而是属于一个年代的青春年华。

 

2月23日晚,在熬吧,九把刀接受《艺文志》电子杂志独家专访。

 

艺文志《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以下简称“那些年”由小说拍成了电影,而且在两岸反响这么大,你曾经预料到了吗?

九把刀:我有预想过台湾的票房,至于那些年在香港、内地也能这么火,让我有点意外,之前真的没有预料到。

 

    艺文志《那些年》是你青春时代的投射,你觉得电影之所以能这么火,原因在哪里?

    九把刀:《那些年》完全是真实的故事,关于青春,关于成长我也在很真诚拍这部电影。一个作家要是连自己的经历都写不好就去死好了,所以说从《那些年》开始来认识这个作家背后的故事会比较好。每个人都有青春,其实我的青春不特别,特别的是在于我们回首看青春的时候,我们对青春到底产生了那些新的理解,沉淀了什么东西,那这就是创作者与其他人比较不一样的地方。

电影能这么火,我想这与“青春这个题材有很大的关系吧。我写了很多风格的小说,其实青春成长小说是卖得最好的。大家好像都比较喜欢这种类型。

 

艺文志关于青春的回忆不管是私人回忆,还是集体回忆,在小说和电影里你都用真实的方式为大家展现出来了。时隔多年,如果可以与曾经的你以及那段青春说段话,你会说些什么?

九把刀:我觉得很难哦,估计会改变历史。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想我会拍拍我自己的肩膀,然后退后几步叫他看清楚自己,说:其实你不会长高那三公分。

 

艺文志在你尚未成名的时候,你想过最多或者最困扰你的事情是什么?

九把刀:其实最困扰我的今后我到底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从事什么样的职业在考研究所的时候我有想过四种职业记者、编剧、综艺节目脚本、广告公司文案企划,其实基本上是创意那一类的工作。我曾经还有过规划去考记者的研究所觉得做采访或者访谈我都还蛮喜欢。后来,这些当然都没有实现,所以现在你们能看到坐在这里的写小说的我。

 

艺文志相比起当导演和写小说,你觉得哪个角色你更喜欢,或者更适合?

九把刀当然是写小说。小说随时都可以写,而且想象力是零成本。如果小说写得不好,最多我只被大家骂两个月,以我的写作速度,两个月之后,我会马上写出第二本新书。

电影如果拍成了烂片丢脸肯定会丢很久。如果你想要证明你自己的才华,那么还要再拍一部电影不可。可能你想要拍电影的想法很简单,但拍电影不是一个人的事,它有很多事情需要做光想就麻烦。其实,关于拍电影我到现在也还有很多不懂,需要请教懂的人。

 

艺文志你的写作题材横跨武侠、玄幻、都市、纯爱等多个领域,有媒体评价你是“真正意义上的网络小说杂家”, 你的写作领域铺得很开,会不会遇到某些方面很难超越的问题?

九把刀:如果我只写其中某一类小说比如写12年的武侠小说,那非常可能会无法进步。不说抄袭别人,我可能会抄袭自己,作品会变得很雷同。

所以我选择的方式是比较偷懒的,就是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距离上一次写武侠小说已经将近两年了,现在来写的话我会有满脑子新奇的想法,我会很有冲动去写武侠小说。这种方式就是迂回前进,我不在同一座山峰山攀登我在这座山攀登举得蛮好玩的,然后我会去另一座山峰攀登。没有进步的压力,也不会失去耐性。

写一种题材的小说最容易遇到的问题就是自己失去热情和乐趣那我变厉害的程度也会比较慢。如果一个人一直写武侠,我觉得他可能会比我厉害,但是我肯定比他写得快乐。

 

艺文志:你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灵感来供应这些丰富的题材呢?

九把刀:我觉得作家必须是任何人,因为我们要创造很多的角色。想象是很重要的,比如要写一个医生,我们虽然没有当过医生但是我们看过病,我们要想象这个医生是一个人,就是要常常站在那个角色的位置上代替他思考我几乎敢肯定一个好的作家一定是一个很体贴的人,因为他一定会感同身受。

 

艺文志:哪种类型的题材,是你自己最喜欢的?

九把刀我想应该是猎命师系列吧。其实我是幸运的因为在我刚写小说的时候每本书都卖得很烂,所以我就变得很自由,什么都会去写,有了很多很多的尝试。直到后来,销量突然就变好了,我才知道我的爱情题材小说是最受大家的喜欢。但是,我还是会继续写《猎命师》系列,因为我不是一个会为了市场而放弃自己内心的人。

 

艺文志你写书也有十几年了,现在回头看以前的作品是什么样的感觉?

九把刀:现在觉得以前的小说很生猛,比较天马行空,而且几乎没有任何社会负担。老实说我觉得自己以前写的书还是很好看有时候我会突然把以前的小说找出来看,然后开始沉迷。我知道自己这么说很自恋(笑)因为我自己真的很喜欢自己东西。我觉得这也是我的一个优点,我是真心喜欢自己的作品,所以和你说我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也觉得诚心诚意。

 

艺文志许多人欣赏你,说你是一个“很会讲故事的作家”“金庸接班人”……也有人痛批你特立独行的风格,对此,你是怎样看待的?

九把刀:特立独行我想这已经是很比较柔和的说法了,你省略了很多激烈的评价。很多人说我自大、哗众取宠什么的。我没有年纪很大,大到会看淡很多事情,我会在乎别人对我的评价和看法,有些评价真的是误解,源于一种很奇怪的先决印象。比如他们觉得九把刀很自大其实如果你很喜欢说大话,又没做到,可能会让人觉得很自大,可是我做到了。我比较喜欢把话说在前面,然后再去做。比如说我对别人说我要拍《那些年》,别人可能觉得我很自大,其实我是很诚恳在计划,我只是爱先说而已可是你把话说在前面哪怕你后来真的成功了把你的“大话”变成现实了,别人还是觉得你很自大。所以这对我并不是太公平。

 

艺文志你最欣赏的作家是哪一位?有没有读过内地作家的作品,印象最深的是哪一位?

九把刀:我比较欣赏一个日本作家叫奥田英朗。简单来说他是一个天才,看他的小说你会觉得很好笑,会一直笑。我很喜欢他的幽默感,我觉得幽默感是一种天赋,在小说创作里是学不来的。一个人写文章可以把它写得很煽情,让人落泪你要写一两三句对话让人发笑就不容易了。

内地作家里我还蛮喜欢韩寒的。他并不特殊,与其说欣赏他的作品还不如说欣赏他对这个世界的态度。从他的文章里可以看出他在很努力的抗议某些东西他闪躲得也很巧妙,有他的黑色幽默的风格。我觉得他这样很聪明,又有对抗这个世界的勇气,我很欣赏他。当然,我女朋友也觉得我很有幽默感。(笑)

 

艺文志你平时会花多少时间用于阅读?以你的阅读经验来看,你觉得年轻人最应该读什么类型的书? 

九把刀:我读书超级没有规律,像我前一阵子在研究北韩,我想知道它到底是一个多糟糕的国家。我就买了一本书一直看,是一个从北韩逃出来的人写的。我觉得那本书很好看,就一直看,感觉停不下来。就是那种非要把身边其他的事情都停来,直到把书看完为止。我看书一般没有规划,唯一可以说得上规划的就是,比如搭飞机,来香港或者内地时,我就会想带一本在书途中可以看。

读书方面,其实每年台湾的连锁书店都会请我推荐书单,每年我都会推荐得心不甘不愿。每年我在评审文学奖的时候,除我以外的很多评委都喜欢给读者推荐书单,然后那些读者也会很认真的去读那些书。可是我觉得那种画面非常的恐怖,我觉得阅读是一件非常私人兴趣的事情。虽然你可能想要增加文学知识,但那还是一件私人信仰的事情。你不会因为别人推荐村上春树的小说读了之后就可以写出村上春树的味道。你喜欢某种风格的东西,其实你的风格也会和它很像,这不是抄袭,可以说是一种天生的创作形式的靠近。

所以书店要我推荐的时候我都会随便推荐一些东西,会有真心的推荐,也会有乱推荐的部分。比如我会推荐台湾一个插画家弯弯的书,底下还要写推荐理由我就会说:我就是喜欢弯弯啊!或者故意写一本国文的教科书然后理由就是:读者说我常有错别字,我决定从基础开始练起。

 

【详情请下载《艺文志》第28期:www.yiwenzhi.com/news/newsywz.asp

 


评论: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返回首页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1-2020 熬吧·文化理想国 湘ICP备 11004835号
长沙网站建设-格赛科技